ag真人跟路: 龚琳娜,你可来了!

 

ag真人平台提款审核是怎么回事 www.dnnzb.tw

我们已经不再仅仅满足于真唱和唱功了,这些年的各大音乐综艺节目里,能把歌唱好的歌手已经越来越多了,而这时候一个歌者是否具有灵魂,就成了更加值得我们追寻的东西。...



昨天晚上,《歌手2019》结束了第十期的竞演,这期变故挺多的,首先是波琳娜因为背伤而宣布退赛(但是她当天那首唱跳俱佳的《Forbidden Love》已经无愧于战斗民族的称号);而声入人心男团的郑云龙也因为音乐剧的档期冲突而退出。

其实……当时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,我就很想评论一句,郑云龙走了就走了嘛,让咱家高天鹤顶上不就行了么?没想到还真让高天鹤上台去唱了,哈哈哈哈哈哈。

你问为什么我这么偏爱高天鹤?请看:

万万没想到,哥特金属还能这么玩!
龚琳娜在《歌手2019》


言归正传,我们今天还是聊一聊本季的最后一位补位歌手吧,曾经凭借着“神曲”《忐忑》被人们熟知的龚琳娜,成了本季《歌手》的终极补位歌手,她也用一首神乎其技的《小河淌水》强势地空降第一名。

《小河淌水》是一首云南民歌,而且是一首小词,阿哥阿妹的质朴感情而已。如果你曾经被当年风靡网络的云南山歌洗过脑,想必也不会对云南民歌的故事题材有太高的期待。

但是就是这样的小词,龚琳娜用最恰如其分的方式表达了出来,从开头气若游丝般的柔美,到最后大江东去般的情绪,全曲并没有太多高深的辞藻,甚至很多地方只是语气词而已。
龚琳娜真的很强,强在她用音乐本身在说话,而完全无需借助歌词的烘托。人说“丝不如竹,竹不如肉”,大概是说人的嗓音才是世间最动听的乐器,而当龚琳娜用一个百转千回的“啊”字就把那从小河流淌到大江奔流的感觉唱出来,你会惊叹于她对于“音乐”本身的理解。

这时候你可以回头再听一听《忐忑》,这首当年的“神曲”——神曲这个词语在当年真的是个贬义词,当年被用来形容《小苹果》和《两只蝴蝶》这样的歌。

你大概也会记得当年《忐忑》真的很火,似乎每个人都忍不住在视频里“啊伊呀伊哟”几句,它的流行也有点儿像是那个年代的刻奇事件。

但是当你真的试图去唱《忐忑》的时候,你会发现这首歌也太特么的难了,弯弯绕绕地,光是找到气息点都已经非常困难,想要还原原曲更是天方夜谭。
事实上有谁能超越龚琳娜《忐忑》的原唱吗?似乎是从来没有过吧?

而龚琳娜几乎也就通过这首《忐忑》告诉了所有人,真正牛逼的音乐根本不需要歌词,只是用人声就已经足够能把故事讲明白,而那些弯弯绕绕千回百转的声音背后,更像是泼墨山水画里的某种留白的技法。

说起来,摇滚圈也有一个老前辈这些年深谙此间之道,也就是为什么魔岩三杰之后的窦唯几乎很少再开口唱歌,但是他的音乐却反而评价越来越高的原因,大概也是同一个逻辑吧。

我这里仅举窦唯后期最“通俗”的一张专辑,2016年的《间听监》,他通过剪辑若干电影的原声,搭配音乐的方式,不仅每首歌都能表达一个故事,整张专辑还能自圆其说地成为一张完整的概念专辑。

或许这才是窦唯以及龚琳娜厉害的地方。
窦唯与译乐队《间听监》


早几年其实龚琳娜对《歌手》是有过非议的,当时她对歌唱类综艺节目“声音没有个性”和“模仿秀”的评价,确实是那时候《歌手》的软肋,也可以说是对当时所有的音乐节目的一句“我没有特别针对谁的意思,我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”。

但是当我们回到那个时候的《歌手》,当年这个节目横空出世的最大意义,倒没有如今所考虑的那么长远。

纯粹是因为那年头歌手对唱歌越来越敷衍了,走穴的时候骗骗粉丝的钱,而那些庙堂之高的大型晚会则把假唱当成了惯例(甚至不允许任何批评假唱的声音),这时候的《歌手》率先打出了“唱功”的名头,让成名的歌手重新认真对待“唱歌”这件事情。

在那个时间节点上,《歌手》做了一件非常有益于音乐圈的事情。
然而很多年以后,当我们再审视那时候龚琳娜对《歌手》的批评时,我们会发现她已经“预料”到了音乐节目未来的走向。

我们需要的不再是“认真对待唱歌”这件事情了,而是唱出独特的声音,也就是龚琳娜所说的“声音的个性”。

因此我们有了主打“原创”旗号的这一季《歌手》,诚然,这一季《歌手》确实没有足够的看点,老艺术家压阵让节目佛系成风,竞争性和综艺感不足也让这一季的《歌手》收视率和关注度都大不如前。

但是我恰恰觉得这是《歌手》这个节目主动地,再一次扛旗了对华语音乐圈责任感的结果。
我们现在已经不再仅仅满足于真唱和唱功了,这些年的各大音乐综艺节目里,能把歌唱好的歌手已经越来越多了,像《中国好声音》这种节目甚至会对素人选手集中培训,让每一个能登上舞台的人,都已经越过了唱功的门槛。

而这时候一个歌者是否具有灵魂,就成了更加值得我们追寻的东西了。

因此,像《小河淌水》这样几乎每一个学声乐的人都会唱的传统歌曲,龚琳娜也要反问一句“我说这个歌(美声)这样唱不好听”,然后通过十多年的琢磨,最终找到了她自己认为最适合这首歌的唱法。

而最终的结果,就是在《歌手》舞台上,如此技惊四座的演唱。
《歌手》给龚琳娜的标签是“灵魂歌唱家”,她也确实担得起这个称号,而我们这个时代需要的是更多像龚琳娜这样寻找“正确唱法”,而不是人云亦云地去模仿,缺乏个性的歌手了。

从这种意义上来说,这一季的《歌手》,龚琳娜是来对了,她可算是来了,也早该来了!
第零期


逃跑计划这个青铜玩家怎么也混进《歌手2019》了?
第一期


《歌手2019》首播:一年一度的神仙打架又开始了
第二期


逃跑计划不唱《夜空中最亮的星》,输了比赛却赢了信心
第三期


张芯翻唱《骏马谣》之后,我只想给你再推荐一次王喂马
第四期


波琳娜的这首《布谷鸟》,其实也是前苏联摇滚教父的遗作
第五期


刘欢的自毁
第六期


没听过吴青峰翻唱的杨乃文,可能是因为你太年轻
第七期


当杨坤跳起酷玩乐队的猩猩舞
第八期


20年前的齐豫唱着40年前的歌
第九期


凭什么说吴青峰不摇滚?


    关注 摇滚天堂


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